这些英文词的源头竟是闽南语!
信息来源:方言研究所 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9-24

本文来源:中国日报双语新闻(Chinadaily_Mobile)

今天讲一个方言流浪的故事。

 我们知道,英语中很多词都是从汉语靠音译等方法“拿来”的。像mahjong(麻将)、ginseng(人参)、tofu(豆腐)、wonton(馄饨)、dimsum(点心)等等。

但好多人可能不知道,“tea”(茶)也是汉语借词(loan words)的典型代表。

这个词进入英语时间太久,构词能力极强,衍生词也不少。什么teaspoon、teabag、high tea、 low tea……让你几乎看不出它原本是个中文词了。

何况“tea”的读音和中文的“茶”(chá)也相去甚远。

实际上,“Tea”这个词借的是闽南语中茶的发音“dei”。这个闽南语词经过荷兰传到英国,变成了tea。

根据《世界语言结构地图集》解释,“te”这个发音通过荷兰传到了欧洲。17世纪,荷兰是亚欧之间最初的茶叶贸易商。荷兰的东印度公司将茶叶进口到欧洲,于是我们有了法语的“thé”、德语的“tee”和英语的“tea”。

这个来源正是符合了当年荷兰最早的海上霸主地位。

福建沿海,自古以来造船业发达。

随着海上贸易的兴盛,泉州逐渐超越广州,被誉为“东方第一大港”,早年很多“国货”就是通过泉州港(古称“刺桐港”)运往世界各地的。

这就是古时候的海上丝绸之路了。而泉州正是联合国承认的这条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起点。

作为贸易货品的大头,和“茶”有关的闽南语词汇就这样进入了英语里。比如武夷茶(bohea)、乌龙茶(oolong)、白毫(pekoe)、茗(bing)等等。

不过要说明的是,闽南语不等同于福建话。

八闽大地方言繁多,闽南语(Hokkien)是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分支。

传统来讲,泉州方言是最传统和标准的闽南语。这就是闽南地区传统的梨园戏和南音中所用的方言。泉州话被认为拥有最纯正和传统的闽南语口音。

我们从来都低估了闽南语的文化辐射力。

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闽南语跟普通话相比宛如外语有关。抖音上有以毛毛姐为代表的西南方言网红,也有粤语播主,但却没有一个大范围火的闽南语网红。

***早期的《志明与春娇》就是用闽南语唱的,各位北方朋友,你能听懂一句算我输。

但实际上,因为福建的天时地利,闽南语历经辗转漂流,很大程度上地影响了许多周边国家,尤其是南洋地区,也即现在的东南亚一带。

一座村庄,一部微缩方言流浪史

今年晚春时候,我来到福建一座叫梧林的村子,位于泉州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,名叫晋江。

穿梭在林立的闽南大厝和颇有“洋味”的番仔楼里,我注意到门上的一串英文字母:Chua Tek Leong。当地人说,这是房主蔡德鑨的名字。

蔡姓并不少见,但它的拼音,你怎么也想不出会是“Chua”。一些大众比较熟悉的名字,比如蔡英文(Tsai Ing-wen)、蔡依林(Jolin Tsai)等等,都是“Tsai”。

但其实,不少蔡姓人确实是用“Chua”作为自己名字的拼音的,比如说歌手蔡健雅(Tanya Chua),还有那位使美国人对自己教育方式怀疑人生的“虎妈”蔡美儿(Amy Chua)。

很巧的是,蔡美儿的祖辈就是福建人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先后乘船前往菲律宾。而蔡健雅是新加坡华人,也是一个受闽南方言影响颇深的国家。

很显然,“Chua”更贴近“蔡”字在闽南语中的发音。在新加坡,有不少人也都姓“Chua”。

这背后是闽南人下南洋的传统。

梧林是晋江有名的侨村。这个现住居民一千八百多人的村子里,却走出了一万五千多名和蔡德鑨一样的华侨。

闽地并不适合发展农耕。清末,随着海外交通贸易的发展,梧林开始有人旅居海外。造船很厉害又爱拼敢赢的闽南人带着他们的方言来到南洋讨生活。

闽南方言也随之流播到南洋地区,包括今天的菲律宾、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、文莱、新加坡等地。

现在,“富贵险中求”已经成了网上的一句玩笑话,但是,以当年的航海技术,下海遇上个大风大浪可能真的就是有去无回。

早期侨民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就拿菲律宾来说,20世纪初,菲律宾大商业均操控在英国、美国、西班牙等国的大公司手里。华侨除了贩卖一些土产、推销洋货外,只能开日杂店,或当苦力,处境艰辛。

现在南洋一带流行的肉骨茶(bak kut teh)就和早期的闽南侨民有关。

大家现在觉得肉骨茶可能是一种奢侈的消费品,但实际上,它曾是“苦力(coolies)”的羹汤。

早期的华人由于没有资本,文化水平不高,多从事辛苦的体力劳动。在湿热的港口或是矿上,不少人都患上了风湿,这种药材骨头汤应运而生。

肉骨茶的来源尚不明确,但是一般认为肉骨茶是由福建带来的。它的名字正是闽南语“肉骨茶”的音译。

有一种说法是,肉骨茶最早出现在20世纪初马来西亚的巴生港,最初是为了给港口的苦力们加加餐、补补身子的。

这种食物的出现,只是早期侨民艰难生活的一面。

一个旅居国外的老华侨后来回忆,早期在国外,当地从事低端苦力劳动的华人曾受尽排挤,甚至夜间下班回家也会受到无端盘查。老华侨只好请一个日本艺伎跟他一同上路才能避免麻烦,可见当时下南洋华人地位之低微。

历经多年艰苦奋斗,不少佼佼者渐渐跻身当地中上层,在他们旅居的东南亚国家出了不少大亨。

衣锦还乡是当地的传统。侨民把他们的乡愁建成当地这一栋栋番仔楼。“番仔”一词是过去闽南一带对南洋人的贬称,番仔楼指的就是闽南的南洋归国华侨所建房子。